首頁 >  將進酒Bar >  正文

    【將進酒Bar】從“高齡頑主”到“最牛老爸”:人生贏家蘇洵的逆襲之路

    分享至

    圖片

    再過幾天,蘇洵就要過27歲生日了。27歲之前的他雖然稱不上“游手好閑”,但也絕對是安于“舒適圈”的那類人。

    這些年來,蘇洵游山玩水,廣結文人墨客,“少年喜奇跡,落拓鞍馬間??v目視天下,愛此宇宙寬。”從沒為柴米油鹽煩惱過,也沒有被“職場”的勾心斗角折磨過,似乎把大部分人“環游世界”的夢想都實現了。

    但在這個相當于現代40歲年齡的坎上,蘇洵突然覺得有點郁郁寡歡。

    此時的他,除了寫點小詩小詞博得大家茶余飯后的喝彩之外,再沒有一點功名利祿加持,這多少顯得不夠“硬核”。

    在27歲這年,蘇洵突然幡然醒悟,開啟“逆襲之旅”,從“高齡頑主”成為“超級陪讀”,接著培養出兩個極其出色的兒子,成功坐上“最牛老爸”寶座。

    27歲那年到底發生了什么,讓蘇洵徹底換了個人,從縱情山水玩樂轉身投入到知識的海洋,并且在千年后位列唐宋八大家之一?

    其中一件便是母親去世。蘇洵的父母給了他足夠的精神與物質保護,如果說以前蘇洵還是在父母長兄庇護下的幺子,那么母親的離世讓蘇洵真正意義上長大了,開始思考前途與“飯碗”。

    第二件事就是妻子的鼓勵與支持。當時的蘇洵成家已近十年,孩子都生了幾個,“脫產學習”放在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人身上似乎有些不務正業。

    可是蘇洵的妻子程氏很堅定地對他說,其實我很早就想讓你發奮讀書了,但是如果是因為別人的要求而讀書,那就沒什么意思了?!?span style="color: rgb(84, 141, 212);">子茍有志,以生累我可也!”如果你真的有這個志向,那么家里的事情交給我好了,你就安心讀書去吧。

    有了自省,又有妻子的支持,蘇洵開始放心大膽地兩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只讀圣賢書了。這個年紀開始讀書,與少年時被父母、老師管教的“填鴨式”讀書有所不同,蘇洵重新撿起學問,便有很強的規劃及目的性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他三省自身:為什么讀書?應該讀什么書?怎樣讀書?

    “知其然知其所以然”。明確的目標讓蘇洵有了排除萬難的決心與恒心。

    但是說來也奇怪,盡管蘇洵刻苦讀書并能融會貫通,可接連考了幾次,都是名落孫山。十年之間,他科舉考試和制科考試都嘗試過,全部自信而去失敗而歸。

    為什么文章寫得不錯,卻屢屢不得志?蘇洵沒想明白的問題,千年后的學者幫他總結了。
    他的文章結構巧妙,渾厚通達,不晦澀,明白充實。然而宋代的科舉考試,考的是“聲律記問之書”,要考詩詞歌賦,寫有韻之文,需要死記硬背,這些蘇洵都不擅長,這一類的書他也不愛讀。

    他考試的那些年,文壇主要流行的便是這種文體文風,努力的方向錯了,自然到達不了終點。

    多次失敗之后,他憤然將所有寫過的文章一把火焚了,不再為考試而讀書寫作,而是自由地翱翔于書海之中,為自己而讀,為解決問題而讀,而不是為了考試而讀。

    他從孔孟經典中吸取精華,逐漸積累成自己的知識,《權書》《衡論》《幾策》等都出自他閉門苦讀的十幾年間。千年后之后,那些與他同期的文人也未必有他知名,未必有他在文學史上的造詣高、影響深。

    在蘇洵發奮讀書的第二年(公元1037年),蘇軾出生,時隔兩年(公元1039年)蘇轍出生。

    蘇洵經過了二十年古板的科舉考試,又轉向自由的思考和讀書,他太了解一個人應該讀什么書,怎么讀書,讀書的方向是什么。

    所以他在教育兩個孩子的時候,目標已經很明確了,不是為了應試教育而讀,而是為了自由思考、開闊眼界、豐富閱歷而讀。

    蘇軾在海南流放時,某日做了一個“噩夢”,夢到父親第二天要給他考試,背誦《春秋》。蘇軾忽然想起來自己連一半都沒背誦完,突然嚇醒了,就覺得自己像掛在鉤子上的魚,“夜夢嬉游童子如,父師檢責驚走書。計功當畢<春秋>余,今乃始及桓莊初。怛然悸寤心不舒,起坐有如掛鉤魚。

    可見蘇洵對蘇軾兄弟二人的管教甚是嚴格,但是不同于其他父母總將教育孩子的希望寄托于老師、課外班等外部因素,蘇洵成為“超級陪讀”,更多地是與兩個兒子一同學習,一同討論國家大事,討論興廢成敗的動因。在文章方面,也早已脫離“一件小事”這樣的敘述文,而是轉向更高階的議論文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有一次,他們讀到當朝大臣富弼的一篇文章《使北語錄》,這篇文章是在北宋受到遼國侵略的背景下,富弼寫給遼國君主的。文中闡述了戰爭是一件耗時耗力耗財的行為,凡是鼓勵你打仗的人,肯定是因為戰爭對他個人有利,但對國家卻是有害的。

    講到這里,蘇洵突然問蘇軾,古人有沒有類似的觀點?蘇軾腦子轉得很快,立即答道,漢武帝的時候有個大臣叫嚴安,他規勸漢武帝不應該出使匈奴,不利于國家長治久安。蘇軾認為,嚴安雖然也說到了這個道理,但是并沒有富弼說得那么透徹。

    當時蘇軾才十幾歲,便有這樣的見解,跟蘇洵平日里與他們討論國家戰略問題的教育方式是分不開的,更離不開經史百家之書的閱讀。

    理解并尊重孩子,是蘇洵能夠步步引導他們的原因。

    小孩子天性愛玩,蘇洵并不制止兩兄弟的貪玩。

    蘇軾十二歲時,與弟弟蘇轍在宅院里,挖出一個“異石”,“如魚,膚溫瑩,作淺碧色。表里皆細銀星,扣之鏗然。”蘇軾想把它做成硯臺,拿著石頭去找父親。蘇洵并沒有責怪他們鑿地玩耍不學習,也沒有否定那只是一塊破石頭,而是夸獎他們挖到了一塊天硯,只是形狀沒長好,“是天硯也,有硯之德,而不足于形耳?!倍疫€跟蘇軾說,這是上天對你好好讀書的肯定,“是文字之祥”。

    不僅如此,蘇洵還根據硯臺的形狀,親手雕刻了一個小木箱子,蘇軾一直隨身收藏不肯丟棄,“其匣雖不工,乃先君手刻其受硯處,而使工人就成之者,不可易也。

    嘉祐元年(公元1056年),在益州知州張方平的引薦下,蘇洵帶著蘇軾和蘇轍踏上了進京趕考之路。有了貴人的引薦,蘇洵得把握機會啊,不為自己升官發財也得為兒子鋪好道路,于是在京城里他幾乎沒閑下來過,忙不迭給各位朝廷大臣和文壇主流們寫信寫文章,先談自己對對方的仰慕,后談對時局政治的認識,那叫一個通透,再加上兩個兒子的雙雙中舉,父子三人在京城里可謂是名聲大噪,風光一時。

    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。蘇氏父子能夠躋身唐宋散文八大家,蘇軾更是以多才多藝成為代表宋代文化的“符號”,成為中國文壇幾乎無人超越的巨子,反映出蘇家注重綜合才藝培養的家教特色。

    蘇洵不僅教育孩子獨立思考,更注重品德的培養。他深知兩個兒子的脾氣性格,蘇軾熱情奔放,蘇轍則沉靜恬淡。于是給兩個兒子分別取名“軾”“轍”,“軾”指的是古代車廂前面用作扶手的橫木,“轍” 是車馬行駛而過留下的車轍,希望他們做重要的事,為低調的人,寄托了對兒子的希望和告誡。

   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蘇洵還喜歡帶著兩兒子到處游山玩水。嘉祐三年(公元1059年),蘇洵帶著蘇軾、蘇轍以及家眷從眉山舟行至嘉陵,父子三人將這些沿途的所見所聞寫文記錄下來,匯編成了《南行集》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四川戎州(今宜賓)尤其給父子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當地風景優美,地貌多樣,更盛產一種多糧釀造的美酒“姚子雪曲”,父子三人看遍美景、喝遍美酒,好不愜意。蘇軾還作了《戎州》《過宜賓見夷牢亂山》等詩歌,用“朦朧含高峰,晃蕩射峭壁”的詩句表達對戎州的喜愛。而陪伴過三蘇的“姚子雪曲”,其甘美醇厚的滋味令人嘗之難忘,綿延傳承至今,并因“集五糧之精華而成玉液”得名五糧液,如同蘇洵影響深遠、成績斐然的教育理念,為后世樹立了典范。

    如今,我們越來越重視對孩子的教育,不惜花費重金求購學區房,就是為了讓孩子上一個好學校,有一個好的教育環境??墒獠恢?,家庭教育才是孩子的第一堂課。家人的言傳身教,有時候比老師敲著黑板、聲嘶力竭地強調知識點更容易被孩子所接受。

    蘇洵嚴以律己的示范作用,對蘇軾、蘇轍的人格與學識有著深遠的影響。后人這樣評價他們父子三人,“一門父子三詞客,千古文章四大家。

    雖然蘇洵科舉始終沒中過,當官的理想也因為年紀等各種原因放棄,但是他在文學史上占據了不可或缺的位置。同時,牢牢盤踞“史上最強老爸”榜首,兩個兒子中長子蘇軾才華橫溢,成為中國古典文學的代名詞,次子蘇轍仕途順利,官至相當于“副總理”的尚書令職位。

    歐陽修曾這樣評價蘇洵的文章,“論議精于物理而善始識變權,文章不為空言而期于有用。”而后人則將蘇洵的故事編入中國傳統啟蒙教材《三字經》,以“蘇老泉,二十七,始發奮,讀書籍”來勉勵后人。

    作為史上“最強老爸”,蘇洵的故事代代相傳,成為大器晚成、家庭教育、文章寫作的典范。



    執筆:胡長虹

    統籌:李耀威 閆梅

    編輯:謝玥

    監制:田欣鑫

    責任編輯:閆梅
    相關推薦

   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APP客戶端

    手機財富網

    熱門專題

    国产作爱激烈叫床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