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 將進酒Bar >  正文

    【將進酒Bar】李白和杜甫,青天里太陽和月亮走碰了頭

    分享至

    公元744年,天寶三載。對,就是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發生的那一年。

    小說畢竟是小說,那一年發生的大事其實是另外一件——青天里太陽和月亮走碰了頭。

    乞歸優詔許,遇我夙心親

    就在這一年,一場別開生面的大唐詩歌高峰論壇在洛陽召開。

    來自全國各地的知名詩人、專家、高官齊聚一堂。

    雖說“文無第一”,但主辦方和觀眾還是想看到一場唐詩的“華山論劍”,安排當時的詩壇大V王維和李白坐在了一起。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看著面前的桌簽,李白有點不太高興。

    鄰座王維的桌簽是“吏部郎中王維”,而自己的是“前翰林待詔李白”。一個“前”字,很是戳心。

    王維落座,兩人相對無言。

    說來也是奇怪,李白、王維同是大V詩人,又都是701年生人,無論什么場合見了面,向來是連“久仰久仰”的客套話都沒有的。

    李白以為王維不喜歡自己,是因為玉真公主。

    是,但其實不完全是。

    王維瞧不起李白,是發自肺腑的。王維是科班出身的朝廷命官,一步一步考上來的。李白呢,連保送都算不上,靠炒作。

    這就好比一個從小辛苦努力,考大學、考碩士最后又考了博士,結果往旁邊一看,跟自己齊名并排坐著的,居然是個連小學都沒畢業的“學術大拿”。

    李白也如坐針氈,眼神不自覺地瞟向觀眾席。

    觀眾席里一個青年男子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。

    青年比自己小個十來歲的樣子,很是單薄、瘦削。

    觀眾席里有粉絲看自己,幾乎是每一個論壇、每一場活動,甚至日常出街,李白都會遇到的事情。但奇怪的是,這個青年的眼神很是不同,仿佛有電流在跳動,李白感覺酥酥麻麻的。

    論壇茶歇的時候,李白主動找到了這個青年,掃了微信。

    “太白仙人”通過了“少陵野老”的好友驗證。

 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“我叫杜甫?!?/p>

   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團火,路過的人只看到煙。但是總有一個人,總有那么一個人能看到這團火。從你叫什么名字開始,后來,有了一切。

    憶與高李輩,論交入酒壚

    什么樣的人能成為真正的朋友?

    一樣的年齡?一樣的名聲?一樣的經濟實力?

    李白和杜甫告訴你,都不是。

    李白比杜甫大11歲。44歲的李白當時是詩壇大V,33歲的杜甫才剛剛開始倒騰自己的公眾號,閱讀量可能都不過百。

    李白是真的喜歡杜甫這個人,單純覺得他憨厚質樸,而不是因為他有才。

    在那個扔個酒瓶子能砸死好幾個詩人的年代,李白沒覺得杜甫有什么特別的。畢竟離杜甫封圣,和自己齊名,一起活成奧林匹克山上的宙斯還有好多年。

    在李白眼里,杜甫還是個窮得跟鬼一樣,需要自己精準扶貧的幫扶對象。

    李白喜歡奢侈品、高消費,穿的衣服是“千金裘”,喝的酒也比杜甫貴很多,李白的酒“金樽清酒斗十千”,杜甫的酒“飲一斗,恰有三百青銅錢。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杜甫曾問過李白,“李兄為何如此有錢?”

    “我家里有礦?!?/p>

    杜甫嗔笑,“討厭!我是認真的?!?/p>

    “我家里真有礦!”

    李白沒有凡爾賽,他是真有礦。他的故鄉綿州(今四川省綿陽市)是著名的鹽鐵產地,他和父親都曾是販運銅鐵的私商。李白在《宿蝦湖》里明確寫到了采鉛的事,“提攜采鉛客,結荷水邊沐”,可知他熟知采冶之業。李白還曾滯居出產銀銅的秋浦(今安徽池州),在那里經營銅鐵生意。

    任何浪漫、任何友誼的維系都是要有經濟基礎的。大膽猜想,兩人喝酒擼串,再至后來自駕游,所有的經費都是由“礦二代”全權負責。

    李白是熱衷求仙問道的信徒,他聽說山東、河北一帶有仙人足跡,于是做好自駕攻略,邀約杜甫同尋。

    那個秋天,是杜甫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。他裘馬輕狂,跟著李白大哥到處浪,還在開封撿到了流浪漢高適。

    李白、杜甫、高適,詩壇三曜相匯,頂禮相遇。三個人,從秋天走到冬天,一路找仙人、采仙草、煉仙丹。

    一路浪漫得要死,也狂得要命。

    李白一路歡歌,“讓我們紅塵做伴,活得瀟瀟灑灑,策馬奔騰,共享人世繁華……

    杜甫和高適則在一旁和聲:“啊哈……啊哈……啊哈啊啊啊啊啊啊……

    醉眠秋共被,攜手日同行

    在他們分開的一年后,杜甫到了袞州,李白又從任城趕去聚了一次。

    這兩個地方相隔百來里,杜甫一個微信,李白二話不說拎著家鄉名酒五糧液跑去看望。

    見到杜甫,李白嚇了一跳,打了他一拳:“你怎么瘦成這個鬼樣子了!袞州的菜不香嘛!”

    世界之大,茫茫人海,來回過往的人群,在生活中交錯,朋友間的每一次見面都彌足珍貴。

    很遺憾,打那之后,他們再也沒有見過面。

    他們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,尤其是杜甫,對李白的思念真摯熱烈。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他寫詩“贈李白”“寄李白”“懷李白”“夢李白”“憶李白”。

    他的《贈李白》是這么寫的:

    秋來相顧尚飄蓬,未就丹砂愧葛洪。

    痛飲狂歌空度日,飛揚跋扈為誰雄。

    蕭瑟的秋天已經到來了,而我們兩人還在漂泊之中互相牽念。以前相約像葛洪那樣避世煉丹,看來只怕是一時空言。每日里痛飲狂歌徒然地拋擲掉光陰,我們這樣飛揚跋扈是在對誰自命不凡?

    無論是在春日,草木蔥蘢的時候;還是在秋天,涼風吹起的時候,杜甫都在思念李白。有一晚,杜甫的思念實在太強烈了,對李白寫出了唐代所有詩歌里,男人寫給男人的最熱烈、最深情、最辣眼睛的詩句:

    醉眠秋共被,攜手日同行。

    在當時,李白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消解政治出局的痛苦, 而杜甫的首要任務卻是盡早實現修齊治平的理想。

    李白需要休整,杜甫需要前行。

    漸行漸遠中,友誼沒有消解,而是隨著閱歷增多而加深了對彼此的理解。

    李白不斷修正著對杜甫的認識,會因為他的篇篇“10萬+”而由衷欣慰;而杜甫也讀懂了李白不是真的“痛飲狂歌空度日”,而是“佯狂真可哀”,最終成為李白真正的知己。

    最后的日子里,李白總是回憶起和杜甫一起喝酒的時光。

    同行不是看去哪里,做什么事,而是要看和誰一起;喝酒也是一樣,即使喝的是五糧液這樣的傳世美酒,也要看是和誰同桌對飲,對的人,才能喝出最厚的滋味。

    他總是忍不住給遠方的杜甫發微信,抱怨沒杜甫共飲的落寞:

    太白仙人:“花間一壺酒,獨酌無相親。

    對話框立刻顯示“對方正在輸入”……

    這個叫“少陵野老”的男人秒回:“何時一樽酒,重與細論文?

    有人說,杜甫對李白的愛深,李白對杜甫的愛淺。

    其實不然。

    不知你是否也能讀懂“借問別來太瘦生?總為從前作詩苦”的背后,李白對杜甫滿屏捏臉式的心疼?

    聞一多在《唐詩雜論》里說李白和杜甫的會面是“青天里太陽和月亮走碰了頭”,在文化史上僅次于當年老子和孔子的會面。

    這“太陽”與“月亮”的“碰頭”,真的就輸給老子和孔子的會面嗎?

    公元762年,“太白仙人”的朋友圈永遠停止了更新,只有“少陵野老”的頭像還亮著。

    朋友之間,被留下的那個人最難過。都說杜甫晚年貧困,其實在精神上,他承受的痛苦更重、更深……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夫人之相與,有點贊之交、莫逆之交、君子之交、泛泛之交、八拜之交、生死之交、患難之交、貧賤之交……

    笑什么又哭什么,換個名字寫的就是我們自己。

    天下達道是為和

    單音不成樂,獨木不成林。

    “和”是中國哲學最為推崇的“天下達道”?!袄疃拧庇亚橹詻]有在時間里走散,就是因為志同道合。

    君子和而不同,如果他們當中任何一人停滯不前,都不可能在多年后比肩成王。這樣的情誼彌足珍貴,值得后世永遠歌頌,也是中國傳統和美文化的代表。

    恰如一杯五糧瓊漿,融合天、地、人之和,融合高粱、大米、糯米、小麥、玉米五谷之和,和諧包容,美美與共,華夏之達觀,跨界而來,交相輝映。


    責任編輯:徐丹寧
    相關推薦

   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APP客戶端

    手機財富網

    熱門專題

    国产作爱激烈叫床视频